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善友陈天桥对酷6最有影响力日常我说了算

发布时间:2020-03-13 19:00:09 阅读: 来源: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A-A+怎么开淘宝店网站优化方法创业如何获得投资怎么做微商最新LOL活动

9月10日消息,酷六传媒首席执行官李善友9日上午做客网易科技高端访谈,其中谈到了董事会中陈天桥、吴征和他的分工及权责问题。李善友说,陈天桥毫无疑问是对酷6最有影响力的人,超过他和吴征,但酷6的日常运作,所有的问题还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这个跟以前没有任何的变化。

酷6借壳上市后,陈天桥领导的盛大成为最大的股东,创始人李善友虽然为最大的个人股东,但股份比例降至10%多一点。在新的董事会架构中,独立董事吴征出任董事长,陈天桥任职薪酬委员会主席、企业发展及财务委员主席,把控着高管的薪酬、战略及财务大权。

酷6未上市时,其战略及执行都由创始人李善友一个人拍板,他有着绝对的权威。酷6上市后,新的董事会架构是有上述三驾马车组成,外界担心李善友对酷6的控制权减弱。这是一个外界关注的焦点问题。对于外界的这些疑问,李善友在网易科技的访谈中都进行了一一回应。

在谈到陈天桥时,李善友说,毫无疑问,陈天桥一定是对酷6最有影响力的人,这个影响力超过任何人,包括超过我本人。他说,他对陈天桥非常的服气,陈天桥将酷6网设为他的电脑首页,陈在产品上对酷6的帮助和他自上而下看问题的思路是一个互补。

对于陈天桥出任的薪酬委员会主席,李善友解释说,这个职位管的是几个涉及O的高管,其他高管的薪酬还是他说了算。

在谈到独立董事吴征出任董事长而非他兼任这一职务时,李善友解释说,独立董事从身份来讲的话,毕竟有的时候可做可不做的空间比较多,吴征做了董事长,我也开玩笑说很多事情你都得做了。

他同时强调,酷6的日常运作,所有的问题还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这个跟以前没有任何的变化。

李善友还着重谈到了目前三驾马车沟通的非常愉快。他举例说,陈天桥甚至开玩笑说,酷6以后不需要他管了,因为酷6的模式他认可,管理团队他也信任。(牛立雄)

以下为李善友谈董事会分工问题的实录:

网易科技:下面的问题是关于酷6新的管理架构,我们知道酷6作为一家独立上市公司有非常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现在吴征先生是董事会的主席,您是担任CEO,陈天桥担任的是薪酬委员会主席及企业发展和财务委员会的主席。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三架马车在酷6的整个管理里面怎么分工的,大家都担任哪些业务?

李善友:这个是大家关注比较多的问题,陈天桥不担任酷6的董事长是既定的方针,这个架构我们在3月份的时候就决定了。因为他其实已经不再担任盛大任何一个前线公司的董事长,盛大游戏的董事长也不是他,这样是为了让子公司,或者这个公司的管理层更多的走向前台去的情况。所以他也不做酷6的董事长,是为了让酷6的管理团队更多的走到前台去,事实上是对酷6的管理团队的信任体现。

但是毫无疑问,陈天桥一定是对酷6最有影响力的人,这个影响力超过任何人,包括超过我本人,这是毫无疑问的。无论他做什么都是一样的。他能够不做董事长其实也代表着他的心胸的境界的提升。

他不做董事长的话,吴征先生正好是我们董事里面在媒体经验、资本运作、媒体操作方面经验最丰富的一个,而且他是独立董事,他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从外而内的看公司。所以我们请他来做董事长,可以对我们提很多的建议、人脉关系、经验等等方面,对我们会有很多的帮助。

但是他做董事长并不是专职做酷6的董事长,他有自己的生意,并不是进到这个业务里面来。所以这对酷6的日常运作来讲还是我来做,我来做公司的CEO。我是创始人,团队是我搭建的,我也是公司的第一大个人股东,所以我做CEO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其实董事会也好、陈天桥也好对团队的信任是很大的,我们的管理团队现在都成为上市公司的管理团队,盛大也没有派任何一个人进来,这也是对我们团队的信任。

所以我作为创始人,陈天桥作为最大的股东,吴征先生作为一个独立董事,其实我们三个人合在一起的话可以很有效的把这个用在一块。这三架马车体现了我也好,陈天桥也好、吴征也好,三个人心胸的开阔,是这样的情况,到现在为止我们合作的非常愉快。

网易科技:陈天桥先生是我们酷6传媒的薪酬委员会的主席和企业发展财务委员会的主席,薪酬委员会主席管理薪酬,他说了算的,因为他是主席。企业发展战略方面,财务方面也是他最大的,我们反过来看,李总您在产业战略制定方面还剩下什么?是不是还剩下首席执行官,执行是你的工作了?

李善友:任何公司的CEO对公司的运行来讲是在执行层面100%的负责任了,尤其是在海外架构是这样的架构。那CEO需要跟董事会负责的,CEO会在董事会的层面里正式向董事会汇报,然后董事会来批准也好,或者是说来审视这个CEO或者管理层的工作。这是一个标准的美国上市公司的架构。

所以在美国上市公司里面CEO是对日常负责任的,董事长和其他的董事会成员是通过董事会的法律途径,对CEO和管理层的运作进行指导的作用。薪酬委员会其实管的就是主要是我和其他的几个O的级别,其他的高管都是我决定的。战略方面当然是我们提出,然后在董事会层面进行讨论。所以目前为止我们还谈不上什么分工不分工的问题,其实磨合的已经很顺畅,在这之前已经很顺畅了,没有任何的问题。

网易科技:李总您是酷6的创始人,兄弟们都跟着你一块把这个公司做大,大家认为以前都是您拿主意,战略方面都是您说了算,然后我们再带着大家去执行。现在我们多了一个人,需要互相商量,您个人之间会不会有一些不习惯,原来我觉得这么做就可以了,现在还要跟他商量一下他是否同意,他不同意我们还要再商量,这个中间是不是也是一个不爽的地方?

李善友:其实是有人问过这个问题的,其实跟心胸和境界是有关系的。反过来你要想,在你创业的时候所有的压力都是你来扛,遇到困难的时候没有人可商量,那种孤独感和内心的压力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描述的。所以现在我跟陈总合作,他在分享整个最终的压力方面帮了我们非常非常大的忙。而且我们对陈天桥无论是感情还是对他的能力上我们是百分之百的认可的,比如我们在上海的发布会上我也讲,我带着我的团队一起给陈天桥鞠了一个躬,他是在酷6发展的最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帮助酷6,如果没有陈天桥对我们的帮助,酷6网没有今天。

没有他对我们这么认可,让我们提前两年上市,把上市的框架放在我们身上,我们也不可能在这个基础上继续腾飞了。所以酷6团队包括我本人,我们跟陈天桥先生的感情磨合,过去8个月的时间磨合的非常好,我们彼此之间已经是很亲近,亲如一家的感觉,我一点都不夸张说这个话,否则从陈天桥先生那边也不可能把上市公司让我们来做。从我们的角度考虑,我们也不可能很顺畅的跟他磨合了,所以双方已经很认可了。

另外其实从战略上,从日常的运作上,我们对陈天桥也是很服气。比如他的首页是酷6网,而他以前是做游戏,做游戏对产品体验关注是非常细致的,这反而是我的短板,我是做媒体出身的,我可能是从上而下,他是从用户的角度来看。所以过去一段时间的磨合,陈天桥对我们产品文化方面的改进起的作用是非常非常大的。所以我和我的兄弟们,我们用的词是心悦诚服的和陈天桥沟通,我们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而是从里面得到很多很多的好处。

包括沟通,其实从合作到现在,我们已经开过五次正式的会议,8个月里开了五次正式的会议谈酷6的发展,我们的沟通非常的顺畅,非常充分的沟通。最近一次陈总到公司开会,后来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开玩笑的话,也代表着和酷6之间团队的磨合,他说酷6以后可以不管了,怎么不管了呢?他说酷6的战略是我认同的,酷6的团队也是我认同的,所以酷6我可以不管了,这代表着我们磨合的顺畅的程度,这是很愉悦的状态。

网易科技:吴征先生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我们知道在中国独立董事出任董事长是比较少的,一般来说独立董事会从外部给公司很多建议。我们之前也看到李总讲吴征先生在我们公司里发挥的作用也是从外部提供很多建议的角色,为什么在新的公司里面会由吴征先生出任董事长,而不是继续由独立董事的职位发挥他的作用呢?

李善友:其实你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话,我们尊敬吴征先生,希望他对公司发挥的作用更大。那么为什么一定要让他当独立董事呢?当董事长不是也可以吗?陈天桥先生的心胸也很宽大,他就说吴征先生你来做董事长了!对于我来讲我也非常钦佩吴征先生,我觉得他做董事长对我们的帮助也很大,没什么不可以。从法律上来讲也没什么不可以,从各个方面来讲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这是我们对一个独立董事,尤其是对吴征先生本人的高度认可,才会做这样的决定。所以我们这样反而会让吴征先生,因为这样一个身份来讲的话,对我们的帮助更多一点、更直接一点,我们更多的借鉴他的人脉、他的经验、他在媒体方面的运作,我觉得对我们的帮助可能会更实际一点。

那独立董事从身份来讲的话,毕竟有的时候可做可不做的空间比较多,吴征先生做了董事长,我也开玩笑说很多事情你都得做了,所以大家的关系从形式上来讲更紧密一些,更有利于他对酷6团队的帮助。

网易科技:我知道在盛大网络旗下的盛大游戏,他的董事长兼CEO都是一个人,所以酷6的选择上我们是采用了不同的方式?

李善友:盛大游戏其实也是有两个阶段,盛大游戏早期的时候,上市之后CEO和董事长也是分开的,CEO是管理团队的人,董事长是谭总,谭总是属于盛大早期的高管,也是最近才把董事长和CEO同时兼在一起。所以那个时候也是分成三个人的角色,跟我们很像很像。

网易科技:李总是创始人,外面人很关心我们这个公司现在成了上市公司了,管理架构可能是更明细了,那么酷6平时的业务和平时的工作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大家特别关心这个,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

李善友:这个没有任何问题,对于酷6的日常运作,所有的问题还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这个跟以前没有任何的变化。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

石栏杆价格

城建标土工膜

河南绞车厂家

高压水流清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