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百年电厂走上减排自新自强之路-【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54:33 阅读: 来源: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百年电厂走上减排自新自强之路

古都金陵,扬子江畔,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旗下历史最悠久的火力发电厂——大唐南京发电厂(原下关发电厂)落户在南京市栖霞区靖安街道马渡村,这家电厂已有百年历史。

这座始建于1910的老厂,2002年划归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后,始终把节能减排做为履行社会责任的第一要务。2013年,按照国家《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的最新标准,大唐南京发电厂积极进行了脱硫、脱销和电除尘提效改造。

改造后,SO2、NOx、粉尘排放浓度分别控制在小于50mg/Nm3、70mg/Nm3、20mg/Nm3的范围内,优于国家新标准。

提前走上环保路

优化设计、优化运行,单位电量SO2排放量下降80%

大唐集团江苏分公司副总经理李凯介绍说,大唐南京发电厂无论在工程设计阶段还是生产运行以后,始终把节能减排作为履行社会责任的第一要务,超前策划,优化设计、优化运行,广泛应用节能减排中的先进技术与成功经验,并在施工环节强化质量控制,从源头上构筑指标争先的基础。

大唐南京发电厂的前身可以追溯到中国第一家官办公用电气事业——金陵电灯官厂,1910年在南京西华门外建成发电,当时共有3台100千瓦单相交流发电机。

作为城市电网中枢,南京电厂的环保之路要追溯到上个世纪。1997年,下关发电厂实施技术改造,安装两台12.5万千瓦新机组,在全国率先引进芬兰LIFAC烟气脱硫装置,两台机组于1998年12月和1999年7月先后竣工投产,下关发电厂以全国首座城市环保示范电厂的形象全新亮相,被芬兰政府授予“卓越环保项目奖”,获得南京市绿色企业称号。

从2004年7月开始,服从于南京市滨江发展战略,实施“上大压小、搬迁扩建”工程,两台660MW超超临界燃煤机组于2010年8月和12月投入运行。

百年新生的老厂把重视环保的老传统传承下来,走在环境保护队伍前列。工程同步建设烟气脱硫、脱硝、除尘装置,在建设初期就为环保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在环保方面,南京电厂在国内率先取消脱硫旁路系统,脱硫、脱硝、除尘均优于“十二五”规划。自2010年机组投产以来,烟尘排放浓度小于30mg/Nm3 ;两台机组脱硝装置,烟气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于70mg/Nm3,仅为原下关125MW机组排放浓度的1/10,且优于江苏省环保厅100mg/Nm3的考核标准,每年可减排氮氧化物700多吨。脱硫设施与机组保持同步运行,烟气SO2排放浓度平均值约为104mg/Nm3,远低于江苏省环保厅200mg/Nm3的考核标准。虽然机组容量翻了两番,但单位电量SO2排放量下降幅度高达80%,每年削减SO2排放量2000多吨。

超前策划扫清环保阻力

从“优于同行、优于国家标准”到”优于国际指标”

“减排要求的不断提高要求企业在技术和资金上有相应投入,由于我们在设计和建设之初就充分考虑了节能减排的社会责任,进行了超前策划,加之燃烧机组大、效益高,率先完成的脱硫、脱硝和除尘设备指标都优于国家标准,得到了国家的相应补贴。所以,运行费用基本持平,环保已经不再是南京电厂发展的阻力。”李凯表示,大唐人已经深刻认识到,虽然短期来看投入很大,但从长远来看,百年电厂如果想要继续存在,节能环保是必由之路。

无论老厂还是新厂,大唐南京发电厂始终把环境保护融入企业经营管理的全过程,使环境保护和企业发展融为一体,在企业获得发展的同时,对环境保护和资源可持续利用尽到责任,实现企业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和谐。

虽然在节能减排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南京电厂并不满足于已取得的“优于同行、优于国家标准”的节能减排成效。据李凯介绍,2014年企业将继续自我加压,朝着“优于国际指标”的方面努力,力争创建“超低排放”的示范电厂。

所谓“超低排放”,就是严格控制生产过程中的废弃物排放,将其减少到接近零的状态;对不得不排放的废弃物加以充分利用。

据了解,目前国内五大发电集团相继在东部发达地区部署“超低排放”发展战略,数家发电企业已经开始“超低排放”试点工作。浙江省还于2013年率先提出对“超低排放”电厂实行200利用小时的电量补贴政策。专家认为,这一政策的引导必将带动整个火电行业环保水平突飞猛进,使燃煤发电机组迈入清洁能源发电的行列。

再增加投入实施超低排放改造项目

预计投资1.1亿元,分别优化电除尘、脱硫、脱硝流程

煤炭是我国最主要的一次能源,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其在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中的主导作用不会改变,尤其是火力发电具备发电量大、供应稳定、技术成熟、受自然条件影响小等诸多不可替代的优势,仍将是我国最主要的发电方式。资料显示,2013年我国发电用煤占煤炭消费总量的比重约为51%,同期世界平均水平为65%,美国等发达国家电煤比重达80%以上甚至超过90%。我国发电用煤占比明显偏低,未来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近期,大气污染和环保压力日趋加重,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要求,江苏省将于2017年将煤炭消费比重降至65%。而未来几年,全省每年将产生500万千瓦的电力缺口。如何统筹处理好经济持续发展和能源总量控制之间的关系是亟须研究的重要问题。

新一轮燃煤发电“超低排放”技术的推广将进一步加强燃煤机组对污染物排放的控制,结合节能降耗技术的系统应用,将对推动地区能源消费方式的转型升级提供新思路、新方法。

面对新形势、新挑战,2014年大唐南京发电厂计划投资1.1亿元,主动调整机组检修时间,自加压力,安排实施超低排放改造项目,主要是对电除尘、脱硫、脱硝3部分的流程分别优化。

李凯介绍说,经过改造要将SO2、NOx、粉尘排放浓度分别控制在35mg/Nm3、50mg/Nm3、5mg/Nm3以内,达到燃气机组的排放水平,远远低于欧美现行SO2、NOx、粉尘浓度分别为200mg/Nm3、200mg/Nm3、20mg/Nm3的排放标准,并努力创建超低排放的示范电厂。

实现“超低排放”,会带来怎样的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呢?相关工作人员给记者粗略地算了一笔账:如果燃煤电厂可以达到燃气机组的排放水平,那么每产生一度电,燃煤电厂成本约为0.22元,而燃气电厂约为0.8元。

“让烧煤也可以像烧天然气一样清洁”。面对燃煤电厂未来发展的新空间,南京发电厂探索煤炭的清洁燃烧和清洁排放技术。“虽然这些实践不一定能一蹴而就,但与清洁排放带来的社会效益和电厂发展新空间比,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李凯表示。

封神三国

龙之三国游戏下载

少年悟空传飞升版

秦时明月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