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获得帝王待遇被司马迁写入本纪她本是贤妻良母却变成了一个毒妇

发布时间:2020-12-25 05:08:54 阅读: 来源: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获得帝王待遇被司马迁写入“本纪”,她本是贤妻良母却变成了一个毒妇!

获得帝王待遇被司马迁写入“本纪”,她本是贤妻良母却变成了一个毒妇!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她叫吕雉,是汉高祖发迹前明媒正娶的妻子,也是自黄帝开始至汉武帝结束的三千年内唯一获得帝王待遇的女人,被司马迁写入了只有帝王才有资格进入的“本纪”。

虽然她所进入的“本纪”是与他人合传,但该篇“本纪”却是以她的名字来命名的,在她之前,获此待遇的也只有西楚霸王项羽,连统一六国的秦始皇都比她差了一点点,秦始皇所在的传记是与胡亥、子婴合计三人合传的,而她的传记是与刘盈合计二人合传的,项羽的传记是与项梁合计二人合传的。

原本,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没什么特殊的,顶多是房子大一点,乔迁宴的红包收得多一点,父亲希望她嫁得好一点,她的心愿也跟网上对山东人的刻板印象差不多,平时做个贤妻良母,非常时期做个顶天立地的大女人。

是婚姻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一直都希望她嫁得好一点的父亲,拒绝了沛县县令的求亲,反而把她嫁给了沛县的一个小小亭长。

“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途路中,大抵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鲁迅在《<呐喊>自序》中如是写。

“有谁从富贵人家而嫁入小康之家的么?我以为在途路中,大抵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吕雉在心内如是想,没过多久,亭长丈夫的一帮跟班便去她家提亲,期望娶她妹妹吕媭,也不知她父亲咋想的,最终把吕媭嫁给了一个杀狗的屠夫,屠夫是名字叫樊哙。

既来之则安之,跌宕起伏才是人生,她如是想,也如是做了,换上粗麻衣服的她,为亭长丈夫生女育儿,挈女将儿上地耕种除草。

这也是网上对山东女人的刻板印象,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吕雉嫁给浪子刘邦,就要负责刘邦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吕雉也没想到,如此清淡困苦的贤妻良母生活,可能是她这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光,丈夫一改往日好吃懒做的习惯,跟她恩爱有加,一双儿女又很懂事。

好景不长。

她的亭长丈夫在往咸阳押送徭役的时候,见偷跑的徭役太多,担心到达咸阳时已经没了徭役,干脆就把徭役全都放了,自己也带着愿意追随他的徭役躲进了芒砀山间。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的亭长丈夫是跑了,她却被抓了,被抓进监狱后,她还差点被抓捕她的官吏侮辱,幸好亭长丈夫有一些死忠粉,一个叫任敖的小吏便是亭长丈夫的死忠粉,任敖见抓捕她的官吏有色心,大怒而起,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抓捕她的官吏一顿揍,直接揍伤,叫抓捕他的官吏长了记性,再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既来之则安之,跌宕起伏才是人生,她在监狱中如是想。没过多久,她又被放了,因为主管刑狱的官吏是她亭长丈夫的好友,寻了私,被放归回家的她还能经常跑去芒砀山间和丈夫私会,她的亭长丈夫躲在芒砀山间,除了她,任何人都找不到,为什么只有她能找到呢,她说,她丈夫所隐藏的地方,上方都有一块特别的云,这块特别的云,只有她能看见,别人是看不见的。

后来,司马迁便她把这段关于云彩的表述记在她丈夫的传记中,为了表明她言辞的真实性,司马迁还记录了范增对丈夫的观察,范增说她丈夫头上有五彩祥云。

她也未曾想过,这样的异地恋是幸福的尾巴。

此后不久,她丈夫被推举为沛县话事人,号沛公,而后迅速拿下整个泗水郡,将根据地定在丰县,然后丰县被叛徒雍齿占据,她丈夫力有不逮,只好四处借兵,最后成了项羽叔父项梁的臣子,也与她开始了漫长的两地分居。

再后来,她丈夫成了汉王,她站在家乡的大门口,等着丈夫派车辇来接,但丈夫正垂头丧气地奔赴巴蜀。

再后来,她丈夫兵出关中,俘虏了三秦王,成了事实上的关中王,她站在家乡的大门口,等着丈夫派车辇来接,但丈夫派来的军队却被项羽的兵卒阻挡,前进不得。

再后来,她丈夫攻陷了彭城,霸占了项羽的姬妾,在彭城胡吃海塞,她等不了了,她主动去找丈夫,结果没找到丈夫的军队,反而遇到了项羽的军队,就这样,成了俘虏,一双儿女也在这时跟她走散。

再后来,她丈夫和项羽展开了两年多的拉锯战,项羽抵不住了,跟她丈夫签订了和约,放她回到她丈夫身边。

回到丈夫身边的她很快发现,物是人非事事休,丈夫的样貌没什么变化,但身份却发生了天差地别的变化,丈夫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疼爱她了,反而对她很是疏远,跟一个戚姓女子打得火热,而儿子呢,跟她也不够亲近,也跟那个戚姓女子玩得很好,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生恩没有养恩大”?

又过了八年,她曾经的亭长丈夫如今的天子丈夫终于翘辫子了。

啊哈哈,属于她的时代终于来临了,她要向这个世界展示她强势的手腕了,她吕雉,不只做得了贤妻良母,还做得了悍妇毒母!

其实,早在她丈夫翘辫子之前,她便向世界展示了她的毒辣。

韩信,强不强,被她的天子丈夫评价为“三人杰之一”,拥有“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的杰出才能,被大汉的首任相国评价为“国士无双”,为她丈夫接连拿下韩、魏、代、赵、燕、齐六国,功高无量。她说杀就杀,不费一兵一卒,就把韩信斩杀于未央宫钟室。

彭越,强不强,汉初三大著名的异姓王,早在她丈夫举事初期便和她丈夫有过军事上的合作,并于楚汉相争时长期在项羽后方打游击,分散项羽的注意力,为她丈夫提供粮草,更在垓下会战中拼尽全力,把所有军队押在他丈夫这边,最后被封为梁王,结果她说杀就杀,找人诬告彭越谋反,而后以大汉律法将彭越斩首,杀死彭越之后,不仅像夷韩信三族那样夷了彭越三族,还把彭越尸身做成肉丸,送给所有异姓王,逼反了淮南王英布。

待他丈夫在平淮南王英布造反后死去,她果断地毒杀了她丈夫的第三子刘如意,刘如意是她丈夫最宠爱的妃子戚姬所生,曾几次差点取代她的儿子刘盈而成为太子。

毒杀刘如意之后,她又把早就被她扔到监狱的戚姬做成了人彘,所谓人彘,是她吕雉对肉刑的重大贡献,她命人把戚姬的手筋脚筋挑断,眼睛挖出,耳朵熏坏,嗓子毒哑,扔进猪圈,而后命名为人彘,即人不人猪不猪的东西。

人彘做好几日后,她又叫儿子刘盈前去观赏,直接把儿子给气病了,她儿子躺在病床上,给她写了一封信,称她的所作所为不是人能做出来的,他刘盈有如此狠毒的生母,不配治天下。

就这样,她吕雉完成了从贤妻良母到悍妇毒母的黑化,也在儿子刘盈死后接过帝王的权柄,临朝称制,行帝王事,以旧时相好审食其为左丞相,左丞相不做左丞相该做的事,而是住在宫中。至于她跟审食其的关系,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青海省新生儿心肌炎医院

黑龙江省皮肤红斑医院

贵州省职业性黄疸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