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可适当扩大汇率波幅

发布时间:2021-01-20 15:01:15 阅读: 来源: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我国出口市场日渐多元化,主要出口市场已是欧、美、日、东盟四足鼎立,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对出口的影响,就会超过单纯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这就使得我们有可能在波段对美元升值的情况下,名义有效汇率能够继续保持稳定,从而使得出口受到的冲击降到最低。由于难以承受对美元的持续升值,所以,扩大波动幅度也势在必行

兴业银行(601166)资金运营中心 鲁政委

当前我国出口仍在底部徘徊,但迫使人民币升值的国际压力卷土重来。“保出口”与“抗压力”如何两全的问题,已无法回避。笔者认为,扩大对美元汇率波动幅度,同时保持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的大致稳定,将是一个可行的应对方案。

不成立的四宗“罪”

目前各方认为“人民币被严重低估,应该升值”的理由,其实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中国已经积累起了超过2万亿的外汇储备,而且还在继续增加,由此表明人民币被严重低估,这是美国财政部最主要论调;二是当前其他主要新兴经济体货币都在升值,而只有人民币汇率兑美元保持不变,这也是美国财政部报告中的逻辑之一;三是中国出口恢复得比较快;四是中国经济回升更为强劲。

笔者认为,上述四个方面所谓的理由,其实都站不住脚。

第一,我国积累的2万亿储备是此前的结果,无法判定目前汇率是否被低估。特别是在今年,我国出口已出现大幅下滑,同比降幅超过20%;贸易顺差大幅回落到百亿美元上下,1-9月份累计顺差额也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25%左右。更何况,此前经历货币大幅升值的日本和德国,也并未令外贸顺差彻底消除。因此,经常项目顺差的存在,其实并非本币必须升值的充分条件。

第二,相对于其他新兴经济体货币,并非显出人民币汇率被低估。在2008年12月-2009年4月这段美元在避险需求推动下强劲反弹的时期,全球其他货币兑美元均大幅贬值之时,全球新兴经济体中只有人民币是对美元保持稳定的。而那些新兴市场货币当时的贬值幅度,其实远比他们当前升值幅度大得多,由此使得他们即使现在升值,币值其实也未能回到当初水平上。从同比升贬值幅度的角度观察,目前仅有泰国和新加坡(新加坡为发达国家,但通常在东南亚国家的比较中将其纳入)在最近的9月份刚刚略超中国,而在此前一直都是中国的升值幅度遥遥领先的。因此,与其他主要新兴经济体货币相比,人民币汇率不仅没有低估,其实暂时还处在“高估”的水平上。因而,以其他主要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动态作为理由要求人民币升值,其实是站不住脚的。

第三,与其他新兴市场相比,中国出口并未见得恢复更快。中国的出口在2008年后,经历了与其他新兴市场经济出口变化相似的显著下滑轨迹,在2008年年中触底后开始逐步回升,2009年以来经历一个冲高缓慢回落的走势。从截至今年6月末(一些国家的最新数据仅到6月)的表现来看,中国的出口反弹情况仅略好于巴西、印度、印尼和韩国,而远逊于马来西亚、菲律宾和俄罗斯。

第四,如果因经济回升强劲而升值,将造成国内财政刺激效应大量外溢。可能有人会说,从绝对增速来看,中国当前有着全球最为强劲的增长,因此人民币应该升值。但是我们必须注意到,中国当前的强劲增长,其主要来自于本轮我国推出的全球最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而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仍然不足。如果一手大力刺激经济,一手却推动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那么,财政对经济的刺激实际上就透过一条暗道大量流向了海外,却难以有效惠及国内经济主体。

至此,我们就不难明白伯南克的“亚洲一些国家应当让汇率更有弹性,但同时应该辅以财政补偿”的“善意”,以及IMF一方面要求中国继续扩大财政刺激力度、延长财政刺激时间,也有必要继续保持宽松货币政策,但另一方面却敦促人民币应当升值的算盘了。当然,作为国际组织,IMF显然看得更为长远:人民币汇率升值将能够在长期产生“重要和广泛的溢出效应,中国的消费将成为驱动全球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

不得不提醒的是,一国长期增长的潜力在根本上依赖于投资(基础设施或人力资本、知识、技术等),这是经济发展理论的共识。而投资是来源于储蓄的。但是,在投资者出于风险考虑,普遍存在严重本地倾向的情况下,一国在成为全球性的金融市场之前,是无法依靠国际资本来支持自身发展的,唯一的发展来源主要是国内储蓄。消费对经济的贡献偏低的确是目前我国经济发展需要改善的一个问题,但在未来却有必要把握住分寸,不能在成为全球性金融市场之前就落到美国那样寅吃卯粮的地步。

扩大兑美元波幅

无论多么匪夷所思,据媒体报道(尚有待最终证实),奥巴马“全华班”的外交团队已抛出了极具诱惑性的“胡萝卜”:增加中国在IMF的投票,使之拥有仅次于美国的单一国家中第二大的投票权;给予中国一个IMF副行长职位。果真如此的话,中国开出购买对价的迫切性就已近在眼前了。由此,我们预计,很可能在12月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就会进入实质性升值通道。

如果最终果真不得不如此的话,那么,如何尽可能保证形势仍不乐观的出口免受过多冲击,就成了必须考虑的问题。我们认为,扩大对美元汇率波动幅度,稳定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将是一个可能的办法。

如果说在过去,对美出口占到了中国出口的绝大部分,因而美元对我国出口具有支配性的影响的话,那么,目前随着我国出口市场日渐多元化,主要出口市场已是欧、美、日、东盟四足鼎立,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对出口的影响,就会超过单纯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这就使得我们有可能在波段对美元升值的情况下,名义有效汇率能够继续保持稳定,从而使得出口受到的冲击降到最低。

由于难以承受对美元的持续升值,所以,扩大波动幅度也势在必行。事实上,如果目前依然维持人民币兑美元窄幅波动,汇率避险市场的发育就将受到抑制。在汇率避险市场缺乏、避险产品有限、流动性很低的情况下,一旦美元转入升值进程,人民币届时想调整汇率恐怕又会措手不及。

数码大冒险百度版

仙灵修真

战士大作战最新版

春秋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