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洲央行会不会实施量化宽松政策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2:06 阅读: 来源: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欧洲央行:会不会实施量化宽松政策?

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迄今,欧洲恐怕是经济复苏最慢的一大区域:美国经济复苏的程度、成效虽颇有争议,但复苏过程却基本得到确认;日本的“安倍经济学”虽颓势显露,毕竟此前已有过大半年的冲刺阶段;“金砖国家”和其它新兴国家在金融危机后复苏最快,如今经济增速虽下滑,却也是冲高后回落;甚至,被公认为落后地区的非洲,已开始重拾高速增长趋势。惟有欧洲的经济,一直呈现滞重之势。  日前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欧元区经济增速并未能如此前共识预测那样获得0.4%的增幅,而只有0.2%,其中增幅最大、公认在此轮经济衰退中受影响最小的德国,增幅为0.8%,法国、意大利都在零增幅上下,而荷兰则出现了1.4%的负增长。当时舆论曾普遍认为,出于对通缩(2月通胀率仅0.8%,低于2%欧元区调控目标一半多)的担忧,对经济增速的关注,以及对欧元不断升值的警惕,欧洲央行会在3月初通过小幅降息,实现微幅量化宽松政策。

但欧洲央行当时却按兵不动,不仅宣布继续保持基准利率0.25%的创纪录低点不变,更没有按市场传闻那样,通过证券市场计划向金融系统注入1750亿美元流动性,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更表示,通缩不足为虑,只是能源成本下降所带来的福音(他个人预估能源成本下降因素占通缩成因2/3,而公认的欧元汇率上升因素则微不足道),欧元区经济即便不施加任何刺激措施,也足以支持其复苏。言下之意,就是即便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也无助于解决问题。德拉吉当时还言之凿凿,称欧元区是“稳定的岛屿”,暗示欧洲央行偏紧的货币政策将维持相当长时间不变。  但自那以来,问题似乎变得越来越严重:欧元汇率的升势因美元走强而停止,经济却并未因此转好,通胀率在德拉吉所说“能源成本因素”逆转后,并未同步转向———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能源成本攀升的背景下,欧元区通胀率反倒跌至0.7%的低谷。  进入5月,此前一直嘴硬的德拉吉似乎开始“心思活动”。5月8日,他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就通缩发表评论,不再继续“通缩无关紧要”或“能源成本因素决定论”的老生常谈,而是直言央行管理委员会“对通胀预计走向很不满意”,这番话令业界和媒体再度猜测,欧洲央行可能于6月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包括采取调降基准利率等措施。  在此前后,国际社会的压力也开始重新增强。5月7日,经合组织一方面对包括欧洲在内的发达国家短期经济复苏前景给予积极预期,另一方面敦促欧洲央行采取更多宽松货币政策,令通胀率得以保持目标水平,并准备好采取包括负利率和量化宽松等“非常规措施”,以阻止经济陷入通缩。  一些国际商业银行和对冲基金投资人也相继表示,欧洲央行对经济放缓的预见性不够,对通缩危机缺乏清醒认识,行动迟缓,已“远远落后于形势”,如果不能尽快意识到这一切,并迅速采取量化宽松等有效措施加以弥补,后果将是“令人紧张”的。  不难看出,经合组织和市场投资人作出“欧洲央行必须尽快实行量化宽松措施”的结论,其出发点是截然相反的:前者认为欧元区已摆脱衰退,此时应结束危机时代制订的从紧货币政策,让经济提速,从而抵消其预言的新兴国家经济大减速对全球经济影响;后者则认为欧元区经济本身存在很大风险和问题,如果不实行量化宽松政策,而是继续这样犹豫、保守、固步自封,就可能重新跌入经济放缓的深渊。  但除了“必须尽快量化宽松”的结论,还有一点,两派的意见如出一辙,即倘若欧洲央行不能果断决策并实施,欧元区的持续通缩和滞涨,将注定会拖累全球经济复苏的脚步。  不少投资人对欧洲央行刚刚结束的5月会议继续维持基准利率不变,且仍未推出任何有实际意义的积极货币政策深感失望,他们指出,美国经济并没有复苏到足以填平欧洲经济一旦下滑可能形成大坑,如果6月会议上,欧洲央行仍坚持这样的态度,就真的很危险了。  那么,欧洲央行真的会如各方预料,在6月推出量化宽松措施么?从政治角度看,其阻力是不小的。欧洲央行的任何重大货币政策变化,都会被各国间的意见不一,和令人发指的行政效率所严重拖累。刚刚出炉的经济数据表明,欧元区各国经济增长率高低不等,经济形势和通缩情况也很不平衡,而各国又无权制定自身单独的货币政策,这样一来,量化宽松措施的共识就难以达成。此前近半年时间里,欧洲央行在一片放宽货币政策呼声中按兵不动,很大程度上就在于此。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欧元区经济增速最高、通胀压力最大的德国,恐怕就不会认为量化宽松于本国经济有利,那么在央行决策层中影响力名列前茅的德国央行行长简斯·魏德曼,又如何积极对待放松货币政策的建议?  在技术层面上,实行量化宽松也存在一些难度。目前0.25%的基准利率实行至今不过半年,本身已处历史低位,欧洲央行想通过汇率杠杆影响通胀率和经济增速,其回旋腾挪的余地不算很大,即便在0.25%的基准利率水平上再调降一点,也只能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很难有积极效果。  通过由央行购买债券等方式注入流动性,实行量化宽松,在欧元区的“大拼盘”里技术难度恐怕更高,因为量化宽松势必产生信用风险,而这种信用风险最终要各成员国共同承担,这在目前欧元区的权力结构和政治语境里,实在不会是一件很轻松的使命。  值得一提的是,“次贷”风暴中,欧元区是不折不扣的重灾区,许多欧元区国家对金融泡沫堆积所带来的灾难触目惊心且距今并不遥远,可谓心有余悸。在“次贷”风暴肆虐之际,欧洲央行就曾因应对迟缓、效率低下备受诟病,其复杂、颟顸的决策机制历经波折,好不容易适应了“从紧”的需要,如今喘息未定,又要掉头“从宽”,不仅体系很难适应、跟进到位,要说服欧洲议会和各国议会的议员们恐怕也非易事。  当然,鉴于目前的形势和各方面压力,欧洲央行很难再自信地宣称,欧元区是什么“稳定的岛屿”,如果二季度各项经济数据继续欠佳,他们将势必面对更为严厉的指责,从这点上看,6月央行会议上出台一些量化宽松的政策——— 哪怕更多是象征性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在各项可能实行的措施中,微幅调降基准利率的概率最大,因为决策门槛最低,实施阻力最小。相反,注入流动性实现的概率最小。很简单,各成员国中不论贫富,都不会对这种要掏出真金白银的措施感兴趣,富国早已流露出“不愿为大家埋单”的情绪,至于穷国,他们自己还等米下锅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