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茉楠钓鱼岛争端加剧日本债务危机

发布时间:2021-01-25 15:22:07 阅读: 来源: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张茉楠:钓鱼岛争端加剧日本债务危机

日本右翼势力挑起的钓鱼岛争端已经严重波及日本对外贸易,并进一步影响到市场对日本经济前景的担忧。17日,伦敦和纽约市场均出现了抛售日元的风潮,日元对美元及欧元汇率双双跌至阶段低点,这一形势可能会加速日本债务危机的爆发。  目前,日本长期的经济衰退和潜伏着的慢性金融危机,已经到了可能随时急性爆发的危险境地。事实上,房地产泡沫破灭以来,日本经济衰退已经过去了20多年,而福岛大地震导致的核事故使得累积的金融危机压力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随着政府财政支撑能力急剧衰减,抑制债务危机爆发的能力也到了极限。目前,从债务总额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财政赤字与GDP之比、国债依存度等指标看,日本都是发达国家中形势最严峻的国家。日本的债务总额与GDP之比1999年超过意大利,在发达国家中最高,此后持续恶化,恶化程度在发达国家中均为第一。  日本财务省和日本银行的统计表明,截至2011年底,包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证券在内的日本国家债务总额共计919万亿日元,创历史最高纪录,达到GDP的两倍。以人口计算,平均每个日本人负担721.6万日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如果加上地方政府负债,到2011财年日本国家负债总额将达到997万亿日元,债务总水平可能会达到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27.5%。  日本在依赖发债的赤字财政中越陷越深,在过去20多年里,日本国债平均每年以40万亿日元的速度增长。财政支出进一步扩大,但税收缺口却越来越大。在2011财政年度(2011年4月至2012年3月)预算案中,日本政府确定财政预算为92.4万亿日元,成为迄今为止日本最高的国家预算。预计新年度财政税收约为40.9万亿日元,比2010财年增加约3.5万亿日元收入,但与此同时,新发国债规模达44.3万亿日元,继2010年之后债务融资再次超过税收水平。日本长期靠“新债补旧债”,不仅让债务越滚越大,也让国债总额和国债依存度屡创新高。  日本作为全球第一大债权国,拥有大约3.2万亿美元的对外债权,外汇储备也高居全球第二,政府债务90%以上由国内债权人持有,因此市场一直并不特别担心日本的债务问题。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包括日本在内的全球主权债务泡沫正在开始破灭。根据IMF的数据 ,从2007年次贷危机开始至2010年,全球经济体财政赤字占全球产出的比重平均上升了15个百分点 ,全球公共债务增加约15.3万亿美元,几乎等于此前5年年均债务增加量的3倍,负债水平普遍比危机前的2007年提高了15%-20%,进而使各国政府债券占比上升至35%左右。2010年美、欧、英、日四大经济体总债务余额达到84万亿美元,约为其GDP的2.4倍,在全球债务分布中,排名前10位的发达国经济体外债总和,已经占到全球债务份额的83.8%,这使得发达国家越来越形成对债务融资的高度依赖。根据IMF数据计算,日本、美国、法国2011-2012年政府融资需求与GDP比率的平均值分别为54%、27%和20%。与此同时,欧美银行业也有大规模的债务集中到期,均处于融资需求高峰期,2012年全球银行业将有约7万亿美元债务到期。政府必须与私人机构在市场上竞争资金,各国主权债务的可持续性形势严峻。  从日本国内经济前景看,日本正在成为下沉的“泰坦尼克号”“人口老龄化、产业老龄化、企业老龄化”,这是日本迟迟走不出增长型衰退的真正原因。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为了减轻日元升值的冲击,日本的国内资金纷纷转向海外投资,带动了一批在日本已经丧失了比较优势的日本企业将其主要生产和经营基地向外转移,致使国内投资相对萎缩,产业空心化趋势严重。2011年“3.11大地震”后,日本大幅调整能源战略,日本的能源进口在去年飞速增长,并致使日本越来越接近需要向国外借贷的程度,这很可能大大改变日本国债结构,增大外部头寸风险。  更重要的是,中日钓鱼岛局势急剧恶化进一步打击了日本在华产业,导致电子产品、日系车销量大跌,有的日企甚至已经暂时停产,随着时间的持续,日本经济将可能遭受更严重的倒退。  另一方面,日本的所作所为也是在挑战自身的债务安全。金融危机以来,随着各国持有日本国债的比例创下几十年来的新高,对外风险头寸正开始逐步显现。2009年以来中国对日本国债的持有额急速增长,2010年超越美英成为日本最大债权人,截至2011年底,中国持有额达到创纪录的18万亿日元,较上年增长71%。日本在公然挑衅中国国家主权利益,如果作为日本最大债权人的中国大幅抛售日本国债,那势必引起整个日本国债市场的恐慌,进一步加剧日本市场的波动,导致日本主权信用评级被调降,一旦日本国债被降级则加速收益率上升,资本损失的担忧很可能将促使债权人快速“去日债化”,进而引爆日本债务危机。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限度、一个临界值,日本如果继续沿着错误的道路走下去,那么在日本贸易形势急剧恶化、日元大幅贬值之时,这个临界点将会提前到来,到时可能后悔都来不及了。

成都装修设计网

田园三居室装修

简约装修

龙湖上城装修效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