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京院士二三事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0 15:58:15 阅读: 来源:工程聚丙造粒厂家

南京院士二三事

昨夜长风汪小洋南京是全国院士集中的城市,南京的院士又主要集中在高校。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曾采访过一些在南京的院士,十多年过去了,许多细节还历历在目。院士都很随和。南京大学固体微结构物理国家重点实验室当时有三位院士,一个实验室有三位院士全国绝无仅有,我采访了其中的冯端院士和闵乃本院士。冯端院士外貌形似弥勒佛,非常有亲近感,在他70大寿的时候,各地学生给他塑了一尊半身像,一时传为佳话。为使我们对高端物理研究有一个感性的认识,他安排我们参观实验室。在一切都安排好的情况下,他第二天笑眯眯地站在实验室门口等我们,实在是让人意外,真是和蔼可亲的院士。闵乃本院士的见面很突然,当时江苏教育电视台的开播仪式想请他出席,两个编辑去了没有成功,领导就希望我去再试一次。我敲开闵院士的家,立刻明白了原因,他正伏案忙科研。闵院士一头长发,蓬蓬竖起,很像爱因斯坦。让我意外的是,闵院士是在一进门的客厅餐桌上忙运算,那是老房子的客厅,不足10平米。我还是恳切地提出邀请,闵院士说了一句让我感动十多年的话:“你都来了,我一定去。”院士往往有个性。这方面印象最深的是河海大学严凯院士,他是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双院士。他有非常严格的时间观念,定好的事不能迟也不能早。有一位新驾驶员接严老,说好8点,他提前十分钟到,按了一下喇叭,意思是我到了。结果严老当时就好一顿批评:“定好几点就几点,你还早到,还按喇叭影响邻居。”有一次省里开会,主要领导迟到15分钟,严老说你有事也不能让大家等,说完拂袖而去。我们采访他都是在门口等到准点再进去,他很满意。严老要出席一个国际会议,学校给他准备了一盒名片,这是常规事情,严老不放心,还是让把名片拿来看看,结果真发现少了一个字母。这次严老倒没有震怒,只是说一定要小心,否则别人会误解你不尊重人。院士最让人感动的是他们的生活态度。南京工业大学时钧院士,27岁就受聘于中央大学,被学生称为“娃娃教授”,桃李满天下,有14位院士出自他的门下。解放后的政治运动中他多次受到冲击,子女升学都受影响。采访中,他不谈这些只谈学生。一次采访结束,忽然让我停一下,提出他院士学生外还有许多在大型企业做领导,对国家很有贡献,于是报出了一大串名字,如数家珍。东南大学钱仲韩院士,长期担任领导工作,严于律己,从没用过一次私车。他从江苏省政协主席位上卸任后,立刻退出省领导的住房回到学校分配的房子。他家里有一台小型车床,还有许多工具,房子显得十分拥挤,但他从来不向学校提要求,自得其乐地在小房子里敲敲打打。严凯院士也是长期担任领导工作,许多国家重大的水利决策都由他主持,但他的论文、专著并不多。他说自己缺少时间搞常规科研写作,署名的事情是不会做的。他有一设想,利用长江的自身水流冲刷河床,可以使30万吨轮直达南京港。我当时脱口而出:这是多么好的题目啊!严老说:“要写,可没有时间写。”许多名人家里都挂着“淡泊明志”这样的书法条幅,他们常常要我评价艺术价值,每每这时我就要想到另外四个字:高山仰止。(本文来源: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

什么是数字经济

Facebook数字化

启查查

如何开发俄罗斯市场